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哥

知道我是谁,就不用问我是谁;不知我是谁,又何必问我是谁!

 
 
 

日志

 
 

跟随父亲捕鱼的日子  

2011-09-03 22:33:20|  分类: 马哥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和前一篇博文一样是发生在1977或1978年的是吧,当时的我在实兆远南华中学求学,多数是在周末和周日才回邦咯岛老家,有时如果心血来潮,适逢天高气爽,我会找机会更随父亲出海捕鱼。妈妈常常会说,邦咯岛这么多类捕鱼法,最轻松应该算是捕江鱼,因为凌晨四点多、五点出发,下午三、四点就可以回家,如果下午一、两点出海,那就可以在七、八点回到家里,所以她一般鼓励我只跟随将渔船出海。

记得有一段时间父亲是和叔叔合作的,因为当年的将渔船是两只船同时出海,一只是专门负责捕鱼的捕鱼船,而另一只则是负责将捕捉到的江鱼煮熟的“煮渔船”。

一般上捕鱼船都会比煮渔船早一些出发,因为必须巡视一段时间,找到鱼群才下网捕鱼,这些操作都需要时间,只有到将江鱼捞上来,煮渔船才开始忙碌,当然,但捕鱼船开始下网,而且确认已经捕到多少鱼后,煮渔船就得开始烧开水了。当时的父亲是捕鱼船的船长,而叔叔则是煮渔船的船长,两兄弟合作无间。

记得当捕鱼船开始从鱼寮出发,大家都在船舱里躺着休息,“躺着”是因为船舱并不高;每天出发的目的地会有所不同,因为邦咯岛上的渔夫们都会互通消息,如果前一天有谁在某处发觉很多江鱼,那第二天的目的地就当然选择在哪啦!当船只到达了目的地(那可是很大的一片海域),父亲就的爬上船桅,远眺海面寻找鱼纵。如果我们三四点出海,到达目的地可能只有凌晨五点多,天微亮,寒风刺骨,当时大家还在睡梦中,父亲记得在船桅上蒙受寒风吹袭,为了家人,真辛苦你了,爸爸!

当时的捕鱼船船尾都牵着一只不小的舢板,捕鱼的鱼网整齐的摆放在船只右边,只有一端搁置在舢板上,当父亲发现鱼纵,他就会用汽笛发出讯号,捕鱼船上十多位船员就会分成两批,一半继续留在捕鱼船上,另一半赶紧跨到舢板上准备。当大家准备就绪,捕鱼船就开始逐步的靠近鱼群,到了适当地点,父亲一声令下,舢板上的船员就会将牵着捕鱼船的绳索松开。这样,舢板停留原处,捕鱼船则绕着鱼群快速前进绕个圈子,一直到鱼网将尽,捕鱼船才与舢板回合,江鱼网是相当长的一张网,一边套着许多可以漂浮的浮漂,另一边则套着相当重的铅套,这么一来,鱼网就组成了绕着鱼群的“外墙”,当“外墙”为好了,鱼网下边穿过铜环的绳索两头都交到捕鱼船上,在机动滚轴的协助下将这绳索的两头逐渐收紧,这就将鱼网的下边收紧而至最终形成一个碗型,而鱼群就被围在碗里。

接下来的工作是所有船员合作将鱼网逐步的收到捕鱼船和舢板上,最终鱼群就只能在小范围里游动,这时煮渔船上的炉火已经将水烧开,每位船员就合作的一箩又一箩的将网中的江鱼捞起,传到煮渔船上将之煮熟。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必须尽量避免江鱼彼此碰撞而造成损伤,这也就是为什么必须有煮渔船跟着捕鱼船以便马上将江鱼煮熟的原因了。

 father Fishing

Lian Seng Fishing 

fishing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